头部广告

回忆我的母亲——跨越中国近代数代史

田野静悄悄的,屋前是一家“无后”的稻田,所以注定会很多年,出门即可望河道。

此刻黑猫估计忙碌着喂养它的第四代小猫,虽然撅着一只腿——听母亲说,它的一条腿上山的时候被夹野兽的夹子夹着,然后自己拖着夹子回来的,母亲用电动工具解开的。

平时都是寒假暑假回家探望父母亲,今年双减实施以后,培训界一片凄凉,迎上学辅也在这片低势能下,转型。如此,方能国庆回家探望。

记忆中母亲从小爱讲鬼故事,爱说各种精彩小故事,小时候听了很多,但是却记不起来故事中的主角。现在每个人都很忙,很少有人坐下来听别人讲故事了。不比70年代没有电灯和电子产品的闲暇光阴。

之前写了爷爷和父亲的故事,母亲的故事一直没有动笔,是因为,我觉得母亲身体健硕,过几年再写也不迟。

因为一个人的故事,我开始着笔前,意味着——她的未来人生不再主动创造了!

去年她摔了一跤,至今,手掌还不能合拢。

也许女人60岁以后,物理损伤恢复耗时非常长。这是生理科学。


国庆带母亲和父亲去龙影山游玩了一趟。




母亲已经苍老了,孙子和孙女却已经读初中和高中了。

两个孩子,都是她壹手带大的。



风采奕奕地走在玻璃栈道上,也是人生美好瞬间——难怪小姑妈都认不出来了。

本计划第二天第三天带他们去别的地方游玩一下,不料,母亲说肚子疼——疼了一个礼拜了。所以改变计划,带她去医院做了彩超和核磁共振。

六十多岁的女人,第一次做彩超和核磁共振。

彩超检查出来:右肾囊肿。

核磁共振检查出来:椎体变扁骨质增生骨髓水肿。


前者,因为涉及第一次检查,所以过年回去再复查一次,如果囊肿增大,就必须做手术。

后者,需要静养躺卧几个月,不能做事,消炎针和中药一起进行,方能调养好病痛。

换言之,不能做粗活,累活。

意味着,家里的农作再无人做了——因为父亲多年前腿脚就已经不便——母亲一人做了多年!!

这次肚子疼,听母亲说,是因为自己手工制作苕粉,用力过猛,导致腰部损伤。

母亲知道我喜欢吃苕粉,故而九月底,就做好了不少。

想起奶奶20多年前让我挑水,那天我借事推迟,俩事都有负罪感。

就好比天下父亲母亲努力工作,为了孩子的
学习、房子和工作学习,自己操劳导致身体不适,这样的案例太多了。

当然,也有事业心非常强的你我,不断透支工作;或者为了自我身体,养生不到位等等,都有健康之忧。

幸好现在医学还算发达,部分病根还可以防疫和医治。

恰如这俩年的新冠疫情,和古代的瘟病如出一辙——几十年一个轮回。

好像说了这么久,还没有讲母亲的一些关键回忆。

三婶路过,还误以为母亲自言自语。


早上去厕所期间,母亲在厕所外面讲了一些少女时代故事。

也许,之前也说过,只是我没有反复回味。


当时,母亲外表一流,很抱歉用这个词——此四字也许概括了小说情节描写女性美的几千字。

然后上门做媒的一波又一波——70年代末尾,解放才20年左右,所以没有媒人,没有婚姻——尤其是农村;那个时候还是吃大锅饭的年代!

记得和爷爷一起共事的老师上门做媒,连门槛都不让进——我外婆这样做的!因为当时任三中校长、教育局局长的爷爷托人上门做媒了。

看官们也许纳闷,我爷爷怎么知道这个小姑娘的?

当时我妈妈年少时在外面做宣传——抛头露面,故而被路过的爷爷赏识——一段渊缘由此启。

当时外婆就是觉得好!但是外公却不看好我父亲。

现在想想外公外婆都有道理。

站在外婆的立场:家里房子有,基因好。足矣!

当然,也的确如此,母亲嫁到杨家的房子,村里数一数二的,在当时!

而父亲的读书基因也的确不错——因为他的记忆力很好,遗传给我。有人问,我哥哥为什么读书不咋的?因为他年少时摔过,后脑勺摔坏了一小部分细胞。


父亲和母亲都是家里排行老二,带着弟妹,不能继续学业。俩人的奉献精神和遵从父命,却是同道。

要是书读得多点,在创业导师的指引下,应该也是一个商业高手。

只是不识字,所以,限制了她的美好未来发展。


论做事,她当然是一把好手!就说近几年的,她自学了理发功夫——家里多人的头发都是他理的,我儿子,我父亲,杨佳等等。

当然外公是站在当过兵的男人的角度,觉得父亲不如他——而且这个是她第一次嫁女。之后的数次嫁女,估计都是他做主了。因为外婆去世早,记忆中也没有了。

说起来,外公的数个子女中,唯独他不太同意的婚姻,母亲的婚姻,没料想他的外孙,我却是读书时刻一直名列前茅的!

估计他后来也心宽了——想起外公因为酗酒过度,英年早逝,也是一大憾事。

写了这么多,如果是纸质的笔记,放好,也许可以保存数百年。

写在网站,要过几年续费一次,要不然服务器停止供给,就是看不见了。

所以,以后还要教会自己的子女,如何继续......(这是题外话)





翻阅不到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因为当时照相机普通家庭支付不起。

不像现在随时随地手机就可以拍照。

时代在变迁,如今的婚姻都是自由恋爱了。

好坏自认,不好闹分离诸多。

以前的婚姻,都是包办,父母帮着把关,也没有分离一说——因为此词是大逆不道。

道德的约束比法律更可怕——此句不展开了......




这张照片是她自己选的位置。

这些都是本能。

每个人所在年代不一样,经历不一样。

大锅饭,大饥荒,大跃进,包田到户,改革开放,带子女带孙(女);如今估计她心里放不下自己的大儿子——也许当时一不留心摔到了孩子,导致大儿子如今还是单身。

我猜想:母亲这样想的,其实作为男人已经经历过婚姻,也有了自己的女儿,母亲也帮着完成了这个宏伟的任务;当然还包括帮助哥哥开办服装加工厂——“大海服饰”有过她多年的身影。

工厂的经营,涉及太多要素,也是母亲不能左右的。

她在有生之年,帮助大儿子创业,带孩子;做苦工让小儿子上学,自己设计建造农村——我的住宅......

未来的十几年,不自觉间进入老年人的生活了!

也该想想怎么过得舒坦一些,不用担负什么,因为每个人担负的,在青壮年的时候,已经把握了!!!

思维聚焦时间到了,下次继续......




标签:
文章底部广告

相关文章

这是广告

必填

必填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