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广告

记我的父亲——杨光才70岁的以前

转眼,我的父亲,杨光才,今年虚岁70岁了。

1951年出生的他,正是动乱年代结束的时光,百业待兴,全国一盘棋。

现在回想过往,丢失的岁月,有的零星消失,有的丢失在田野里,有的丢失在马路边......

刚刚翻阅了手机,父亲的单照很少,虽然带他去了九宫山、赤壁古战场还有仙桃的公园。

之前的几张合照应该存在另外一台电脑里面,抽空找找。



这张是2020年初,2019除夕,父亲坐在床沿,此时,他已经中风两年了,只能拖着脚走了。

找了一下老手机,找到唯一一张:


穿的还是我之前的校裤呢!父亲一次去大山里面捡摘山茶,无奈被树枝插到眼睛......

下面是我单独带他去大幕山的时候自拍的:



找到一张在九宫山的,不清晰:



好吧,发现母亲的单照也不多。

父亲今年虚岁70,所以写此文怀念一下。



今年碰到十几年一遇的疫情,年中或年末,给他来一个丰盛的70寿诞!

先从小时候说起吧。


出生就是命,一命二运三风水

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
九交贵人十养生。

父亲的父亲,是学究,吃饭不是问题。

但因为生了六个娃,奶奶一个人带起来也很辛苦。

一个家庭,必须要有一个人舍得付出。

所以,父亲就担当了此任!


要是他不带弟妹,多上几年学堂,凭他的超强记忆力,成绩也绝对是顶呱呱的!


虽然只上了几年学堂,但是直到现在,70岁的人了,还是认识很多汉字。

这在农村来说,也是不多见的。

因为他挑起了家庭的农务重担,也就是农运的开始!

五十年以来,他就一直干农活,但是干的农活超级漂亮。

虽然慢了点,因为速度与质量永远无法并存!


作为老一辈,农村的出路,就是学艺,比如砖匠、漆匠、木匠、钢筋工、架子工等等。

父亲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学,可能因为没有空,毕竟妹妹小他17岁的都有。

就这样,父亲一直干的农活。

因为自己没有文化,虽然找了老丈人是村委书记的,但是母亲也是不识字,文化层次比父亲还低。

但是干活的确是一把手!

命运,虽然说掌握在自己手里,但是没有外力帮助,是很难破局的。

父亲,打小干农活,一直干到了67岁!

为什么国家现在要给农民粮食补贴?

因为种粮的人少了!


名义上不再收取公粮和余粮,但是暗地里,只要把生产农机、农肥的税收加高一点......

虽然是我自己的网站,但是政治上的话题还是不能说。

为什么现在很多事情要当面说?

为什么现在很多经济来往要用现金?

这些网络上也是不能说的!


换一句话说,有些话还是只能用笔写在纸上的!




父亲的内兄、内弟、内妹有六个。



有些内容,不一样的时间段,表达的感情基调也不一样。

回顾父亲的少年、青年、中年与老年,他自己单独干的事情,就是从事草包编织以及盖了一间新泥房!

他不是事业型的男人,是一个生活型的男人。

年轻的时候挑担、挑的都是农业的担子。

记得读小学的时候,学费,父亲从其他乡镇去做工,赚了一点。

因为赚得辛苦,很不情愿拿出来交学费。

有一次,我半夜爬起来,从他口袋拿了10元,早上交给班主任了。

只有这一次,我清晰记得,父亲不情愿啊!


为什么啊!因为这个钱来得太辛苦了!

但是小孩不读书,你的价值观、世界观的确不一样!

虽然说先观世界,后有世界观。

但是你去观察世界的时候,是什么心态和心境,才决定你的世界观的形成!


 


难怪60后、70后,乃至80后,都有很多孩子小学么有毕业啊!

想想50后的他,可以读好几年的书,是不是父亲的父亲,还是有点本事啊!



父亲没有出众的作为,同样的,还有一次读初中的时候,交学费了,他让我叫一声“阿爸”,才给学费。

这个学费怎么来的,我就不说了。

可能读初中的男生,已经在观人、观世界了,感觉自己超越了父亲,连称谓都少了。

父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没有像小时候一样,那么亲昵频繁地称呼了!


这其实,是很多青少年的通病,特别是成年人,都喜欢用“其”来代替了!





父亲没法与上面这些高人相比,没有出彩的表现,只是一个地道的农民。

早上去田里劳作虽然比较晚,因为他食量大,吃得慢。

但是午饭回来也晚,晚上也是要天黑才回来!

在田地里面耕作的细腻,我是学过的,在初中暑假的时候!

后来文化越高,与之独处的光阴就越少了!

父亲,是一位仁慈的、勤快的、手工活特别细致的男人!


想想,他要是去工厂干活,绝对也是技术骨干啊!


只是没有引路人罢了!


命运如此,现在就尽管快快乐乐地度过老年时光吧!


辛苦了半辈子,老来自己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吧!



 





 

标签:
文章底部广告

相关文章

这是广告

必填

必填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