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广告

纪念我的爷爷——杨体仁

这么久了,差不多22年了。

现在才写这篇文章。

爷爷1998年去世,我直到现在才写,有点愧疚。

但是,写文纪念,这件事情,如果是零几年写的话,估计记忆清新。

但那时候,我还是毛头小伙,写不出深读的文章来。

现在终于体会读书时候的作文,都是一些议论和记述,情感成分不多。

因为没有经验和经历。


1923年出生的他,名叫杨体仁。
体恤民情,仁义厚道。

名字与其一生也是对得上号的。

解放前就参加工作了。

所以,在我记事起,他就已经是离休干部了。

我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退休了。

最早的记忆,是我几岁还没有读书的时候,他在凤池山退休干部办公室,编撰通山日志。


那一次,我和堂兄一起去的,爷爷给了我一个香蕉。

那时候,我很少吃到水果,不像现在,水果很多也不想吃。

因为稀少所以珍贵。

不是那个时候水果少,是因为那时候买得起水果的人少。



在我出生前,也就是我爸爸结婚前,爷爷的晚生盖了一个零五。



关于这幢房子的照片记忆不多,就是6年前和8年前拍了:




8年前用的智能手机,刚刚起步,像素不高;左边和右边结合起来,就是全貌了:



至于为什么现在才写,一是因为房屋构造有变化,二是自己的网站去年才搭建,没有影响力的前提下,写出来也没有阅读量。

不管是在别的文字图片语音还是视频网站记述,都有被删被封的可能。

所以,想想纪念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情,也是需要契机和情绪去构建的。


一个人盖棺定论,是需要后人来评价的。

爷爷的一生,都是从事教师工作,后来做到了通山环城区三中校长,通山教育局副局长的位置,始终还是没有做通山教育界的一把手,但也是片区一把手。

20年代出生的大学生,可谓是人中英杰。

年幼的他,我无从回忆,后续有机会补上。

接着说说,我读小学的时候,从1-4年级的端午,奶奶都会买一双拖鞋或者汗衫,一穿就是一年。

暑假的时候,也会去爷爷那里小逛几日。

还记得都1年级的时候,他回乡下,背着一袋妈妈给他的大米,我送他去路边搭车,他教我: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就这样,把1-10,和这首诗记住了,至今滚瓜烂熟。

真正的记忆,是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的。

我清晰地记得,五年级开学报道的第一天,爷爷刚好在农村,带着我去洞口罗小学报道的。


洞口罗小学,可是洞口村几百户,每个人出工,共同建造的。

包括村道,都是家家户户出力出工,自己挑土和石子,然后压路机夯实的。

有点偏题了。

那个时候,小学校长是王生和,刚好王校长以前是我爷爷的学生,所以,我爷爷也没有说什么,王校长对我也很客气。

我奇怪我1-4年级的记忆为什么那么少,每次做数学作业或者背语文书的内容,都是第一,却没有诸多奖状的记忆。

但是自从五年级以后,基本上要么第一要么第二的奖状拿回来。

现在回想起来,教师期望效应,还是很有效的。

人才和金子也是要遇到伯乐才能发光的!




然后,记忆中,我记得爷爷写《张道清传奇》,在农村里面,日夜写作,有1-2年光景。

那时候,我读初中了。

写完以后,他又去闹市住着了。

这期间,就是关于他盖的《零五》,门头大匾:清挹闗西,我扶着木梯,他颤抖抖地爬上去,大笔一挥,而就。

可惜,这几个字已经不在了。

我发现,要想留下记忆给别人,必须留点什物或者文化下来。

再后来,就是我读高中了,在县城里面和爷爷住在一起。

那个时候,我才发现他进入了暮年。

短短的一年半时间,是和他交往最多的时候。

每天早起,奶奶叫我起床,因为闹钟有时候也闹不起我。

接着,我吃早餐,自己做蛋炒饭。

然后,上学去。

中午回来,可以看见爷爷了。

夏天,他坐在藤椅上,早晨吃一杯豆浆,还有包子。

中午,吃完饭,就是闭目养神了。

因为,现在的他,眼睛已经高度老花了。

有时候,我还考他古诗句,他默默的笑着,不说话。

其实,不是他不知道,或许,老年人的记忆,已经很少了。

他的笑,我现在才懂。

那时候,我还笑爷爷,是不是忘记了。

真是年少轻狂,不自量力。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


下面是爷爷的三个子女以及孙子我:





现在发现,爷爷的子孙,和他没有全家福。


下面是他的小儿子、二女儿和小女儿在西湖的夜晚合照。



爷爷去世的那年,也就是我读高二的那年。

还没有准备好如何独处的我,就已经只能独处了。

为什么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
六名七相八信仰,九交贵人十养生,
十一择业与择偶,十二趋吉与避凶?


命运是首位,命就是出生,也就是家境,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这些是至亲。

爷爷的儿子三个,女儿三个。

大儿子是能人异士,可惜天妒英才,因为下西港大坡,自行车刹车不灵撞到别人的拖拉机,就这样,在我读3年级的时候离去了。

二儿子就是我的父亲。

读书最少,因为兄弟姐妹多,他就帮着母亲带妹妹。

或许因为这个,爷爷奶奶觉得对二儿子有所愧疚吧,所以,对我的高中一年半的生活起居还是蛮照应的。

就算不是这样,在孙子辈的六个男丁和一个孙女里面,只有我在读高中。

大我的初中毕业就已经不再读书了,小我的,也是没有读书了。

现在想起来,作为暮年的爷爷,估计他比我这个时候的意识还要强烈吧!

父亲夜晚去厕所的场景,也是很吃力的。



父亲的独照也不多,之前带他去赤壁游玩时候有照片,可惜一时半会找不到了,他现在也是腿脚不太听使唤了,坐在床上:




三儿子错失很多时机,没有抓住国家改革的春风,现在吃着社保退休金了。

大女儿文化低,但是大女婿挺勤快的。

正所谓一阴一阳为之道!

二女儿,接了他的脚。目前已经是退休老教师了。

小女儿,也拿到社保退休金了。


......

我为什么建立自己的网站?

就是为了留下文化,留下美好时刻和自己的成长记忆。


爷爷的丧事,我在现场,农村习俗,要跪拜。

他自己响应国家号召,要求的火化。

夜已深了,过了凌晨,下次再叙。












 

标签:
文章底部广告

相关文章

这是广告

必填

必填

底部广告